差不多是碗咸鱼汤了

心底比污泥都要肮脏龌龊,却还是在上面种了朵花来掩饰深处

恶心这个词形容我还是挺准确的

不可以这样啊,不能对别人甩脸子,也不可以扣字眼,本来就没有朋友啊

只是一点小事,或许只是用错措辞就够一天的压抑,上一秒有多开心下一秒就有多难过,明明不是她的错,是我的原因,是我钻牛角尖,是我小心眼,她还和我玩,刚才还在想这辈子都不和她玩了,马上换了付笑容一起嘻嘻哈哈,我还真是个真是个不可救药的神经病

像我这种人,还没死,活的窝囊又颓废,想死又舍不得,想活的痛快又是不存在,七宗罪样样占全,七美德不见一个